锦城泠雪

第十四章 有凤来仪

  “秦韶九成,凤皇来仪(摘子《尚书·益稷》)”青云城最大的建筑物是一座名叫凤捂宫的红馆,有道是“凤栖梧桐”,而凤捂宫就是因此而得名,而青云城也是因这座豪华的宫殿建筑而闻名。因为世人皆知青云凤捂美人如云,堪比仙人之国瑶光,因而吸引了大批的富家子弟前往。

  凤捂宫内栖凰阁,红衣男子柳如怜细细的打量着床上已被装扮好的慕容离,紧闭的双眼,有翼般的睫毛,白皙紧致的皮肤,红润如樱的嘴唇……无论是哪一个部位,对人都有着致命的诱惑。更何况,在这巴掌大小,精致的面庞上,聚集了这所有的致命。不用想象,就可预知,那令人疯狂的场面。柳如怜微勾唇角,带着致命的诱惑。

  “笃笃……”一阵敲门声传来,打断了柳如怜的思维。“进来吧!”娇媚的声音带着慵懒的气息,勾人心魄。

  “大人,‘忘尘’准备好了”

  “嗯~放这儿吧!”待那下人将东来的一碗黑漆漆的药,放到一旁的桌子上。柳如怜便接着吩咐道“你先下去吧!”

  “是”带那下人出去之后,柳如怜便端起药碗向慕容离走去……

  “诶~你们听说了吗?最近啊!凤捂宫来了一个大美人,哎哟~那就一个美哟!简直就是天仙下凡……”可那人还未说完便有另外一人打断了他“你就吹吧!凤捂宫的人哪个不美?”

  “哎呦!这你可就不知了!凤梧宫最近来的那个美人岂是一般庸脂俗粉可比。”那人回味道,似是醉于美酒之中般陶醉。

  “嘶~有那么美?”刚刚打断他说话的那个人好奇道。

  “当然呐!唉~凤捂凤捂,凤栖于梧……这次凤捂宫可真来了一只凤凰。”……

  “小语,你准备好了吗?”柳如怜扭着芊腰,来到坐在梳妆镜前的一个男子身后,正在发呆的男子。蓦得被柳如怜吓了一跳,“怜哥哥,你怎么来了?让下人来吩咐我便是。”

  “可不行!你可是我的心肝儿宝,我呀!必须亲自确认一下才放心,只是可怜的你……唉……”柳如怜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。

  “怜哥哥,你放心吧!这个事儿我一定会做好的。”说完“小语”的眼睛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。

  “唉……我……”还未说完,便给噎住了,柳如怜控制不住的夺门而去。只是,他未看见,在他离去之后不久那“小语”目光中的坚定慢慢的变成了陌生的迷离之感。

  凤捂宫一年一度的“赏花会”在八月初八隆重召开!这一日,凤捂宫热闹异常、座无虚席……

  “各位各位……”还在各家纨绔子弟互相寒暄之时,柳如怜袅袅娜娜来到了凤捂宫大厅中间的高台之上。虽然柳如怜年纪已经较大。但别有一番风韵,是其他小倌儿模仿不来的,因为这是岁月的沉淀。而柳如怜的声音一响起,众人便安静的下来,因为他们知道,好戏开场了。

  “各位官人,如怜我啊!今儿也就不费话了,来!让我们有请今日的“凤凰”——莫语。

  一听到莫语的名字,全场都沸腾了起来。而放在二楼门后的莫语,深吸一口气,推开面前那扇决定了他命运的大门……


第十三章 江湖险恶

  载着慕容离的马车飞快地疾驰在道路上,未出三日。便到了附近最大的县城,马车,秘密地进入了一座简陋的小院。猥琐男二人将马车上的慕容离等人这座简陋的小屋中。然后猥琐男二人进入了一条隐秘的通道,半盏茶的功夫到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厅。大厅上高悬着一个牌匾,上书道“活色生香”。
  猥琐男二人在大厅等候了一会儿,只见一个身着妖艳红衣的男子,扭着妖娆的身姿,款款而来,一直坐到了大厅主位之上。
  “哟~是你们两个呀!”子妖娆的抬眼一看,却也只是看了一眼,就低下头细细的整理自己的华裳。“怎得?这次又有什么货色?特别又让我入不了眼啊!”
  “柳大人,您老人家就放心吧!这一次啊!保准有好的货色。”猥琐男谄媚一笑,可这笑容俞发的让人觉着恶心。红衣男子也知道猥琐男的长相,就没有抬头看他。依就是漫不经心地低着头细数着衣着上的纹理。
  看着红衣男子漫不经心的样子,猥琐男心中暗暗着急。“柳大人,您就放心吧!要不您老亲自去看看……”话音一落,大厅便再无声响。安静的让猥琐男似乎都到了自己的心跳声。终于,那红衣男子有了动静“那~就再信你一次吧!”。
  是红衣男子尾随猥琐男原路返回,来到了那座简陋的小屋。进屋的那一瞬间,虽然只有微弱的烛光,可红衣男子还是被慕容离那精致的容颜震慑了心魂。“这世间怎会有如此美的人儿,真是不可思议!”红衣男子喃喃自语道。
  “柳大人,我没骗你吧!”猥琐男突然出声,唤醒了红衣男子。
  “嗯!这次的事儿办的不错!”红衣男子斜睨了的猥琐男一眼。“去账房领赏吧!”猥琐男二人激动地点头称是。
  待二人退下之后,红衣男还是子静静地看着慕容离,就好像是一个酒鬼沉浸在美酒之中。半晌之后,红衣男子突然开口对着空气说“夜,你怎么看这个人?”空气中一阵沉默,不多时隐隐约约传来一个声音“很好!”
  红衣男子挑眉,转过身来对着门的方向,邪魅一笑却又风情万种“哟~竟能得你这么大的评价?这次我真是捡到宝了!”
  “夜,找人安排吧!嗯……不,你亲自来!”说完,红衣男子便不再多留,缓缓而去。徒留下慕容离和一屋子的俊美男子……待二人退下之后,红衣男还是子静静地看着慕容离,就好像是一个酒鬼沉浸在美酒之中。半晌之后,红衣男子突然开口对着空气说“夜,你怎么看这个人?”空气中一阵沉默,不多时隐隐约约传来一个声音“很好!”
  红衣男子挑眉,转过身来对着门的方向,邪魅一笑却又风情万种“哟~竟能得你这么大的评价?这次我真是捡到宝了!”
  “夜,找人安排吧!嗯……不,你亲自来!”说完,红衣男子便不再多留,缓缓而去。徒留下慕容离和一屋子的俊美男子……

没人催更吗?🤔🤔🤔

第十二章 初入红尘

  小半月的路程,着实让人烦闷的紧。纵使沿途的风景是平时瑶光王城不多见的,可如今,看的多了。也觉得稀松平常。更何况,风餐露宿的,个中滋味也是不好受。
  不过一想到两年前那人天真无辜的容颜,慕容黎却是微微一勾唇角,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,让人如沐春风。而这两年,慕容黎也渐渐地明白了,当初心中对执明那一份异样的感觉到底是什么……只是不知那人的心思是怎样?
  慕容离待大皇子慕容黎一行人出发后半日,便收拾好行李,尾随而去。不过三日的功夫,慕容离就觉慕容黎一行人的行进速度太慢,而自己只身一人又有武功傍身,便快马加鞭抄近道向目的地赶去。
  经过几日的赶路,慕容离来到一个大型的镇子,颇具地方特色的饰品以及地方特色小吃,让慕容离看的有些眼花缭乱,更是心里痒痒的,想要每一样的都试一试。不过看着渐垂的夜幕,慕容离决定先找一个落脚之处。又走了半晌,就挑了一个看着顺眼的客栈,要了一间上房住了进去。
  “唔~啊!终于舒服了”为了避免麻烦,一路上慕容离都带着垂纱帽纬。毕竟他对自己的长相还是有自知之明的,就不祸害良家妇男了。嚯嚯嚯嚯~
  夜幕低垂,一轮明月半遮半掩躲在云层之中,淡淡的月光透过窗棂倾撒进屋。屋内的人静静地躺在床上,恬静的容颜昭示着床上美人似是正在做着一个美梦,也不知是梦见了什么,上扬的唇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  兀的木门似是发出一声细微的声响,接着一阵烟雾缓缓沿着门缝渗透了进来,床上的人忽的睁开双眼,跳下床去拿放在桌上的管中萧剑,可还未来得及将剑拔出,就觉得眼前一阵模糊,然后昏头倒地不省人事。
  待听见屋内传来重物落地声,不一会儿,就有两人撬门而入,借着微弱的月光,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人,待其仔细辨清其面容之后。不由得呼吸一滞“我的乖乖呀!这可真是个大美人啊!这次赚大了!”
  只见一獐头鼠目的猥琐瘦弱男,盯着躺在地上的慕容离看了一会儿,然后对着其另外一同伴说“李三儿,快点儿!不然就被人发现了”可那被称作李三儿的傻大个儿却还是楞楞的看着地上的人,似是被迷了心窍般魔怔了。
  “嘿!这傻大个儿,就不该带你出来,见着美人就走不动道了。”说完一巴掌恨铁不成钢的拍在那傻大个的头上。
  “哥,咋啦?你为啥打我?”傻大个儿憨楞楞的说。
  “我去!我说咱动作快点,不然就来不及出镇子了”
  “哦,哦,好好,知道了”说完便上前去将地上的人扛在肩上,跟着猥琐男偷偷摸摸的出了客栈。将人带到客栈后门,就见一辆似是等了很久的马车。猥琐男撩开布韦,淡淡的月光可以看到,车上昏睡着许多美俊男子。将慕容离也放置到马车上后,这二人就驾驶着马车,趁着夜幕悄然出镇而去……

第十一章 离别有期

  大半个月的相处时光终有尽时,离别在即,执明心中满是不舍,于是……
  “执明……你、你能从我身上下去吗?”慕容黎很是尴尬的看着黏在身上的执明。
  “不嘛,不嘛……阿离,我舍不得你,我不要和你分开,要不……你和我一起回天权?”执明一脸无辜加期待的看着慕容黎。
  “呃……执明,你,你冷静点儿!”然后慕容黎又叹了一口气,“执明,你们天权的队伍已经走很远了,你再不走就追不上了。”
  “就让他们走好了,我正好留下来陪你,还是说……你不喜欢吗?”看着执明那双湿漉漉的大眼,慕容黎莫名有一种见鬼的……邪恶感!!!
  “执明…~”微扬的语调以及上翘的眉角显示了其主人心情的小小的不愉悦。
  “好好好,我走、我走还不成吗?”察觉到慕容黎的不悦,执明二话不说,立马放了手。可不知为何就在放手的那一瞬间,慕容黎心中突然有一种怅然所失的感觉。似是有什么东西正在离他远去……
  “阿离,我走了,你一定要想我啊!有空来天权玩儿”说完执明依依不舍的转身向马车走去。临了还整过头来深深地看了慕容黎一眼。慕容黎看着执明眼中的深情,回其微微一笑,却是春风入了莫人的心。
  “阿离,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!!!”
  时光如梭,白驹过隙。转眼间,距离天权使团离去已有两年有余。而这期间,均天大陆一片祥和,无波无澜。不过似是注定了,不得平静。均天大陆又迎来了另外一件重大的事情——百年盟约重修。
  重修之日定在九月初九,而地点就在三国的交界之处——浮玉山南。
  “大皇子,都准备好了,随时可以出发。”一宫人向瑶光大王子慕容黎来报。
  “嗯,知道了,准备出发吧!”慕容黎背对来人,开口是以往一贯的冷漠语调。
  “是”宫人回答之后便退下,通知众人出发。而慕容黎却是凝望窗外,目光却是毫无聚焦。似是在回忆着什么。
  “两年了……你还好吗?”迟迟不曾出口的那两个字,在唇齿之间氤氲缠绕、缠绵缱绻,带着丝丝情意萦绕人心,却有如珍似宝,珍重万千。
  “哥、哥、我的好哥哥!嗯……”一道白色的人影闪过,慕容黎突觉手臂沉重异常。偏过头去一看,只见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。带着无辜可爱的表情看着自己,有时慕容黎真的觉得执明与他这二弟慕容离才是亲兄弟,否则真的如此之像,一般的淘气捣蛋,又爱装无辜可怜来蒙混过关。
  “说吧,你又有什么事!”说完慕容黎稍加沉思,又说道“若是要随我出行的话……那你还是去找阿煦玩儿吧!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”
  “不嘛!哥哥你就带我去吗?我保证不会捣乱的。嗯~真的,我把保证”说着举起手,做了一个发誓的姿势。
  “那也不行,还是乖乖的待在瑶光吧!”慕容黎无情的破灭慕容离满心的小期望。然后拍拍他的肩膀,转身绕过他向外走去。
  看着慕容黎远去的背影,慕容离不满的嘟嘟嘴,然后迷人的大眼睛咕噜一转,露出一个狡猾可爱的表情“哼!你不让我去,我就真不去呀?那我还叫慕容离吗!嘿嘿!!!”

第十章 怪异“阿离”

  执明踟躇了一会儿,还是决定上前认人。可就在这时,从旁边突然冲出一个人影,电光火石之间就听见有人喊到:“来人啊!抓小偷啊!快抓小偷啊!哎哟~我的命怎么苦啊!这可是救命的钱啊……”
  正当执明热血沸腾,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时,他却突然发现他身前的白衣男子做一道白色闪电,飞一般的像那小偷奔去。
  “诶~等等我啊!”话还没说完,执明拔腿就跑,追上前去。
  再看慕容离这边,待其听见有人在喊抓小偷之时。看见一人影从自己身旁飞奔而过。慕容离好不犹豫的就跟了上去。虽说慕容离的武艺并不如其皇兄那般高强,但较于常人而言,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  所以并没有花多少功夫,慕容离就将那小偷错手扭于身下。然后俯下身去,将被偷之物拿回。
  “哼,我最恨小偷了!自己没有能力,却还要肖想他人之物。”慕容离恨恨地想到,可明明是一脸懵的怒容,却因为精致的五官而显得异常的可爱,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一把。
  慕容离也未多说什么,将小偷扭送至官府,而急匆匆赶来的执明,在听到一百衣男子将小偷送去官府之后。暗恼自己的小短腿真是碍事。万一那人真是阿离,不是,就白白错过了“英雄救美”的机会吗!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找到阿离要紧。于是执明也向官府急匆匆的赶去。
  可执明怎么也没有想到,就在他刚刚离开不过半盏茶的时间。又一白衣男子和一蓝衣男子来到了,他刚刚所在的地方。
  “刚刚多谢大皇子相救了,不过大皇子今日的穿着为何与阿离……如此之像”蓝衣男子正是与慕容离失散的司马煦。原来就在刚刚人流多起来的时候,二人也被人流冲散,司马煦自小体弱多病,于拥挤的人群之中着实是险象环生。幸好与执明失散的慕容黎经过,将其从人群中解救了出来。于是各自与同伴失散的二人便走在了一起。
  “呃,出来的急,未曾注意。”听到阿煦的询问,慕容黎只好随口敷衍,可他就是不想让人知道这真相,或许是怕让人知道这真相。
  不多时,慕容黎将司马煦送至司马府之后便告辞离去。在回程路上,慕容黎也不知为何觉得异常的难过,等到了瑶光王宫的侧宫门口时,就发现执明已经在那儿等候多时。看着执明那明显有些低落的表情,慕容黎心头一动,未多想就像眼前的人飞奔而去……
  而此时的执明,从未像此时愤恨过你的这一双小短腿。因其好不容赶到官府时,就得知“瑶光王子”将小偷送到之后,二话不说就离去了。所以他现在只好在宫门口守株待“离”了。可突然一阵旋风刮来,执明还未来得及辩清来人,就已经温香软玉在怀。闻着“阿离”那熟悉的味道,执明就觉得满足、安心。
  可是徐久之后,执明突觉怀中美人似是有异,“阿离,你怎么了,你怎么……”
  “执明,我舍不得你……”慕容黎将头埋在执明怀中,语气低落道。今天遇见的司马煦给了慕容黎当头一棒,让他明白在执明眼中他是瑶光二王子慕容离,而不是慕容黎,可他却不敢说出真相……
  “放心好了,阿离!待我回国之后一定会再找机会来瑶光的。阿离~我也舍不得你~”执明安慰道,顺便吃点儿小豆腐,在慕容黎身上蹭蹭摸摸。
  听到执明的话,慕容黎知道他误会了。可那又怎样,就当这一个美丽的误会好了,而且……他们二人的相遇本来就只应该是一个误会,不是……吗……
  “执明,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我不是我,你还会在我身边吗……”
  “阿离,你刚刚说什么?我没听清!”
  “没什么……”慕容黎摇摇头,抱住执明的手的力道却加紧了几分……

第九章 命中错遇

  瑶光王城城南,一条不知名的特色小街上执明不知何时就拉着了慕容黎的小手,不过这两人都融入了这条小街的气氛里,所以没有注意到二人紧紧握在一起的手,又或许是已经习惯了彼此的存在,所以做了一个自然而然的动作而已……
  ''阿离,阿离,你看你看,那里的银耳莲子粥可好喝了,那里那里有一个投壶的,上次我赢了可多的奖品,下次我都拿给你,还有那里……”一路上执明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,可慕容黎依旧是认真仔细的听着他不停地说着的“废话”,可就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嘴角那一抹上扬的弧度。
  渐渐的,街道上的人多了起来,而执明刚拉着慕容黎从一个卖小玩意儿的摊子上挤了出来。可突如其来的人流一下将两个冲散了,执明有些慌张地在人群中寻找慕容黎的身影“阿离,阿离……”
  这时执明看见前方一个白色的身影,于是连忙追了上去。待到追至其身旁时,执明拉过那人一看“呃……不、不不好意思啊!哈~哈~哈~”发现认错人的执明尴尬一笑,不过这人除了衣着和身影与阿离相似以外,其他的查的也太远了吧!而且长的也太……太磕碜人了吧!
  “有病啊!哼~讨厌~”执明一听立马打了一个冷颤。身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。
  “太吓人!太吓人!”执明搓了搓手臂,安抚了一下被吓起来的鸡皮疙瘩就在这时眼角瞟到了又一个白衣人,于是再度追了上去。
  等追到那人身后,刚准备拉住那人的手时,执明就又想起了刚刚认错人,还是那么一个令人食难下咽的人的那一幕,我们的执大胆头一次有些但怯了,“嘶~这人会不会是阿%离呀!我不会又认错了吧!这万一要是在出来刚刚那么一个人,爷今儿晚上还要不要睡了,这万一睡着了都是要坐噩梦的呀!嗯……还是先看看再说。”
  另一边,我们的二王子殿下慕容离也正苦恼着“不就去买了个玉坠儿吗!怎么一会儿的功夫阿煦就不见了,待会儿一定要好好的罚罚他”就在慕容离还在喃喃自语时,却不知身后有一人悄(gui)无(gui)声(sui)息(sui)地紧跟着。
  等追到那人身后,刚准备拉住那人的手时,执明就又想起了刚刚认错人,还是那么一个令人食难下咽的人的那一幕,我们的执大胆头一次有些但怯了,“嘶~这人会不会是阿离呀!我不会又认错了吧!这万一要是在出来刚刚那么一个人,爷今儿晚上还要不要睡了,这万一睡着了都是要坐噩梦的呀!嗯……还是先看看再说。”
  另一边,我们的二王子殿下慕容离也正苦恼着“不就去买了个玉坠儿吗!怎么一会儿的功夫阿煦就不见了,待会儿一定要好好的罚罚他”就在慕容离还在喃喃自语时,却不知身后有一人悄(gui)无(gui)声(sui)息(sui)地紧跟着。

第八章 共处时光

  距瑶光百年庆顺利结束已有半月,只不过这半月里,某黎多了一个叫执明的尾巴。搞的某黎连他真正要陪的的人——毓骁,都被他扔到九霄云外了。
  “阿离~阿离~”执明兴冲冲的跑了过来,一脸灿烂的笑容让慕容黎的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。
  “阿离,我们今天去哪里玩儿啊!”执明眼巴巴的望着慕容黎,让人不禁想起摇着尾巴的大型犬。
  “执明,你……来这儿已经半月有余了吧!”慕容黎似是想到了什么,目光突然变得悠远了起来。“这么长的时间了啊!可这个傻子到现在还以为我是……二弟……”
  可执明却以为是慕容黎嫌弃他了,于是执明可怜兮兮的看着慕容黎,伸出手摇摇他的手“阿离~你是不是嫌弃我了……我只是……”看着执明一副“垂泪欲滴”的模样,慕容黎只好笑道“怎么会,我只不过想到了一些别的事而已。”
  “是吗……阿离,走走走……我们去玩儿去,我跟你说我又发现一个好玩儿的地方,就在……”看着原地满血复活的执明,慕容黎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“我就知道神马‘可怜兮兮’,神马‘垂泪欲滴’,遇到执明都是浮云”,不过慕容黎不可否认这半月时光是他这十八年来最开心,最肆无忌惮的时光了。
  瑶光的朱雀大街上,一玄衣男子拉着一白衣男子,撒着欢儿的穿梭在人群中,“阿离阿离,你快点快点,马上就到了”
  “执明,你慢点……”这二人不是乔装打扮的天权王子执明和瑶光王子慕容黎又是谁?只见二人飞快的向城南奔去。不一会儿就到了城南的一个小集市,可等慕容黎真正的到了这个小集市才发现这里面别有洞天。
  只见街道两边,摆满了小摊,有吃的、有玩儿的、还有看的……应有尽有,看的慕容黎有些眼花缭乱。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自心底有一种喜悦的感觉。
  慕容黎回过头看了看执明,只见他一脸得意的看着慕容黎“怎么样,阿离,这里好玩儿吧!你肯定没来过这里,诶、诶……阿离,你等等我啊!”慕容黎故意无视了执明的得意,趁其不备一个转身溜入了人群之中。执明只得紧紧跟上,这万一要是有什么不开眼的人冒犯了“阿离”就不好了。
  只见街道两边,摆满了小摊,有吃的、有玩儿的、还有看的……应有尽有,看的慕容黎有些眼花缭乱。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自心底有一种喜悦的感觉。
     慕容黎回过头看了看执明,只见他一脸得意的看着慕容黎“怎么样,阿离,这里好玩儿吧!你肯定没来过这里,诶、诶……阿离,你等等我啊!”慕容黎故意无视了执明的得意,趁其不备一个转身溜入了人群之中。执明只得紧紧跟上,这万一要是有什么不开眼的人冒犯了“阿离”就不好了。
   

陌路终是殊途

第七章 混吃等死
  瑶光盛大的百年庆在其全国上下,以及另外两国来使的祝福下,顺利的举行完毕,而天权、遖宿两国也由此见识到了什么叫仙人之国。而这期间也发生了一件喜闻乐见的事……天权王子发挥着,将好不要脸进行到底的决心……的纠缠着瑶光二王子“慕容离”。
  “阿离、阿离、阿离……”天权王子执明未见其人先闻其声,慕容黎无奈的摇摇头,嘴角却扬起了一抹魅人微笑。
  “阿离,原来你在这里呀!你为什么不多出去走动走动,我看你们这瑶光的景色还是很美的吗!”执明在一方水榭亭台找到了“慕容离”,而此时美人正端坐桌前就着一张纸涂涂改改,执明便就势依着“慕容离”坐下,一手撑着头,静静地欣赏着美人美景。
  “阿离怎么看都是一幅画”看入迷的某人不禁自言自语道。
  “你说什么?我没听清。”慕容黎听着执明的喃喃自语,心中抱以羞赫,面上却是慕容离那单纯无害的微笑,谁叫他的好弟弟只在百年庆露了一面之后又溜之大吉,把这烂摊子丢给了他。搞得他现在要一人分饰两角,去陪着混吃等死的天权王子和那英(yin)明(xian)神(jiao)武(zha)的逍遥王爷毓骁,每天都累累的,唉~
  “不过这执明也真够笨,到现在都还以为我是二弟,真是……”慕容黎心中如是想到,可聪慧如慕容黎也不明白为什么每每一想到这儿,他心中都有些许不舒服,偏偏这另外一个当事人却什么都不明白!
  “阿离~阿离~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呀!”执明看着走神的“慕容离”,便摇了摇他的手,心里不住地想“我的阿离真好看,走神都这么可爱”
  “呃……你刚刚说什么啊!”慕容黎一脸懵逼的看着执明。
  “我说我们溜出去玩吧!”然后执明一脸期待的看着慕容黎。
  “执明……有没有人说过,你很……混~吃~等~死~”

抱歉抱歉,忘记更新了

陌路终是殊途

第六章 青梅竹马
  在慕容黎一人分饰两角之时,他那可爱的弟弟正和其青梅竹马——瑶光司马大将军的二儿子司马煦,正在瑶光著名的风景地点享受着大自然的洗礼,领略着瑶光的和平盛世。
  ''阿煦,快来快来,你看那儿''只见少年说话间,手指着远方的美景......一池春水被暮春的微风吹起点点涟漪,岸边柳树随风轻摆婀娜的身姿......
  ''少主,你慢点儿,别跑那么快''蓝衣少年紧追着他前面的白衣少年,前方的白衣少年回过头来向着蓝衣少年明媚的一笑,刹那间,仿佛天地在这一笑面前都尽失颜色,又仿佛它又因这一笑更添颜色。
  “少主,你怎么走这么快啊!''名唤阿煦的少年紧赶几步追上白衣少年,可白衣少年却在阿煦到自己身边时,闹别扭似的转向一边“少主,你怎么了,少主~”拉着少年的衣袖不断讨好着,可最终还是单薄的身体敌不过这春风的吹拂,不禁咳嗽了起来。
  “咳咳……”白衣少年听见后立马转过身来,扶着司马煦“阿煦,你没事吧!怎么样了?”边说着,白衣少年一边轻轻的拍着司马煦的背。司马煦听着白衣少年关心的话语微笑着摆摆手,心里只觉得暖暖的。
  “没事儿,少主不必担心,反正我身体也一直都是这样的,无谓好与坏。”司马煦看着白衣少年那精致的面容,有些痴迷的,又有些失落。
  “阿煦,你放心我回宫就让父王派医丞去给你看身体,你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”白衣少年安慰道。
  “嗯,那就多谢少主了。”可白衣少年却在听到这句话后轻甩司马煦的手。“什么少主不少主的,你,错了!”司马煦立马反应过来原来他是气的这个呀!于是司马煦连忙做一个揖,“是是是,阿~离~”听言,慕容离立展笑颜。